當前位置: 資訊首頁 / 行業新聞 / 正文 /

亞盛醫藥Bcl-2抑制劑連獲中美三項Ib/II期臨床試驗許可

發布日期:2020-03-10 瀏覽次數:0

來源: 美通社 

亞盛醫藥9日宣布,公司臨床開發階段1類新藥Bcl-2抑制劑APG-2575日前接連獲得美國FDA兩項臨床試驗許可,將分別開展作為單藥或聯合治療復發/難治慢性淋巴細胞白血病 (Chronic Lymphocytic Leukemia, r/r CLL) /小淋巴細胞淋巴瘤 (Small Lymphocytic Lymphoma, r/r SLL) 的Ib/ II期研究;作為單藥或聯合治療華氏巨球蛋白血癥 (Waldenstr?m Macroglobulinemia, WM) 的Ib /II期研究。此外,APG-2575日前還在中國獲得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藥物審評中心 (CDE) 臨床許可,將開展單藥或聯合治療復發/難治性急性髓系白血病 (Acute myeloid leukemia, r/r AML) 的Ib期研究。

APG-2575是亞盛醫藥臨床開發階段的新型口服Bcl-2選擇性小分子抑制劑,通過選擇性抑制Bcl-2蛋白來恢復腫瘤細胞程序性死亡機制(細胞凋亡),從而殺死腫瘤,擬用于治療多種血液惡性腫瘤。以Bcl-2家族蛋白為靶點的藥物研發多年來被證實是極其困難的,但2016年4月在美國成功上市的Bcl-2選擇性抑制劑Venclexta為該靶點藥物的開發提供了強有力的臨床驗證依據。APG-2575則是在全球層面繼Venclexta之后罕有的進入臨床開發階段的Bcl-2選擇性抑制劑。APG-2575去年在中國啟動血液腫瘤的I期臨床研究,成為首個進入臨床階段的國產Bcl-2選擇性抑制劑。

此前,APG-2575針對治療血液腫瘤的I期臨床試驗已在美國和澳大利亞啟動,迄今未觀察到任何劑量限制性毒性(DLT)以及Bcl-2抑制劑常見的腫瘤溶解綜合征(TLS),顯示了APG-2575在臨床試驗中的良好的安全性。正是基于APG-2575良好的臨床前數據及早期臨床數據,亞盛醫藥針對APG-2575在聯合CD20 單抗、BTK抑制劑等藥物治療CLL/SLL、WM、AML的Ib/ II期研究接連獲得中美兩國藥監部門的臨床許可。

APG-2575單藥或聯合利妥昔單抗(rituximab)/acalabrutinib治療復發難治CLL/SLL患者的Ib/ II期研究

該項研究為全球多中心、開放性Ib/ II期劑量療效探索研究,旨在評估APG-2575單藥或者聯合rituximab/acalabrutinib治療復發難治CLL/SLL患者的安全性、耐受性,并初步評估有效性。

CLL/SLL是一種成熟 B淋巴細胞克隆增殖性腫瘤,是歐美發達國家發病率最高的成人白血病,約占所有白血病的 30%,年發病率2-6/10萬人,65歲以上高達12.8/10萬人[1]。CLL發病率在亞洲國家雖較歐美低,但近年呈上升趨勢,具有發病年齡低、侵襲度高等特點。盡管一線方案明顯提高CLL患者初治緩解率,但需長期服藥控制病情,一旦復發往往預后極差。而近期研究發現,BTK抑制劑依魯替尼(ibrutinib)聯合Bcl-2抑制劑治療CLL具有深度反應率高的優點,甚至有可能變長期治療為有限周期治療,為CLL患者臨床治愈和停藥提供可能。這無疑也為APG-2575的聯合用藥探索提供了基礎。

APG-2575單藥或聯合依魯替尼(ibrutinib)/利妥昔單抗(rituximab)治療WM患者的Ib/ II期研究

該項研究為全球多中心、開放性Ib/ II期劑量療效探索研究,旨在評估APG-2575單藥或者聯合依魯替尼(ibrutinib)/利妥昔單抗(rituximab)治療WM患者的安全性、耐受性、PK特征及初步的療效觀察。

WM是一種少見的惰性成熟B細胞淋巴瘤。目前指南推薦的WM的治療方案客觀緩解率(ORR) 可達到80%,但是很好部分緩解(VGPR)以上的較深緩解率很低(20%左右或更低),較多患者最終會復發或進展。同時,WM的中位發病年齡在70歲左右,患者身體狀態常常不能夠耐受強烈治療。因此WM治療效果的提高是臨床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[2]。

臨床前數據證實,APG-2575可以克服依魯替尼(ibrutinib)不敏感的耐藥WM模型,同時在非霍奇金淋巴瘤(NHL)包括濾泡淋巴瘤、彌漫大B細胞淋巴瘤以及WM模型中,與依魯替尼(ibrutinib)具有顯著的協同效果。

APG-2575在中國單藥或聯合化療治療復發難治AML患者的Ib臨床研究

該項研究為多中心、開放性Ib期劑量療效探索研究,旨在評估APG-2575單藥或者聯合化療治療AML患者的安全性、藥代動力學。

AML是中國最常見的白血病,發病率約為1.62 ~ 2.32人/10萬人,且主要為一種老年患者疾病,診斷時的中位年齡為67歲。AML的發病率隨著年齡的增加而增加,在大于等于80歲達到最高值,發病率為22.5人/10萬人。

雖然AML的治療手段不斷進步,但基礎治療模式近年來一直沒有變化,高強度化療和異基因造血干細胞移植是AML的主要治療手段和模式。即使如此,AML的長期生存率仍然很低,有多達40%的新診斷AML患者在初始誘導緩解治療期間不能達到完全緩解(CR)而成為難治病例,或在獲得CR后6個月內復發。這與AML發病急、復發率高、基因突變復雜等特點密切相關。另外,患者老齡化趨勢也是影響AML治愈率的原因之一,許多老年患者無法耐受強化療[3]。

臨床前證據顯示,APG-2575單藥具有一定的抗AML效果;同時,APG-2575與各種化療的聯合對于治療AML有很強的協同作用。值得一提的是,Bcl-2抑制劑為基礎的聯合化療還具有較好的安全性和耐受性,有望為老年AML和不耐受強化療的AML患者提供新的治療選擇。

亞盛醫藥首席醫學官翟一帆表示:“APG-2575是公司細胞凋亡產品管線的重要臨床開發產品,是首個進入臨床的國產Bcl-2選擇性抑制劑。基于此前良好的臨床前數據及早期臨床數據,APG-2575接連獲得中國CDE和美國FDA多項Ib/ II期臨床試驗許可,也正是我們全球化臨床開發策略全面推進的體現。聯合用藥是腫瘤治療未來發展趨勢,希望我們的臨床試驗能更早、更快讓復發難治的血液腫瘤患者受益。”

參考文獻:

1. Slager SL, Benavente Y, Blair A, et al. Medical history, lifestyle, family history, and occupational risk factors for chronic lymphocytic leukemia/small lymphocytic lymphoma: the InterLymph Non-Hodgkin Lymphoma Subtypes Project. J Natl Cancer Inst Monogr 2014;48:41-51.

2. 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 (NCCN)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in Oncology (NCCN guidelines®). Waldenstr?m macroglobulinemia/ lymphoplasmacytic lymphoma. Version 1.2020 December 6, 2019. Available from: https://www.nccn.org/professionals/physician_gls/pdf/waldenstroms.pdf. Last accessed March 8, 2019.

3. Thol F, Schlenk RF, Heuser M, Ganser A. How I treat refractory and early relapsed acute myeloid leukemia. Blood 2015;126:319-27.

獵才二維碼
北京快3开奖号码 广西旧快乐十分走势图 牛客栈策略 pc蛋蛋骗子 辽宁12选五手机版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深科技股票股吧 北京28怎么玩都是输 福利彩票游戏机 幸运28大小单双预测网 股票投资者 pk10稳赚投注公式 幸运飞艇冠亚和值破解图片 宁夏11选5官网 黑龙江22选5开奖数据 股票大跌 河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